狼七

站蝙超(深爱二代),铁盾,冬叉,SD,H50
前古风爱好者,蜀中一只安静生长的田螺。

【始祖家族】ke 痴汉群的聊天记录.03

群聊脑洞第三弹。
看完大结局以后决定直接放上脑洞故事的结局。
实在是比不上编剧,但总该ke的故事总该有个结局。
大家当我在讲故事就好,还望不要嫌弃。
感觉伊利亚真的很适合光明天使这个设定,讲的时候也很开心。
大量私设注意,人物OOC注意。
请小心被我安利了奇怪的cp。
括号中内容为群里大大们的闲聊吐槽。
出于保护大大们隐(形)私(象)的考虑,文中一律匿名。
欢迎看到本文的大大暗中对号入座2333

“他离开了。”
“他还是离开了。”
“你得理解,你知道的,光明天使嘛,就是应该去净化世界,不然老爸也会找他的麻烦。”
“我们都失去他了,只是便宜了天堂和人间。”
“只有你。我拥有无尽的生命,亲爱的bael总会回到我的身边。”
“……他到底为什么要变成天使……抛下了我,又一次!”
“他只是为了拯救你最在乎的东西,他只是想拯救你。”
“可是我失去他了。”
“但你的女儿活下来了不是吗?你最在乎的女儿,你的珍宝。”
克劳斯看向路西法,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的感受。
他想象过失去霍普。他会崩溃,但会慢慢的好起来。
因为伊利亚会陪在他的身边。
克劳斯突然明白了。
他把霍普当做自己精心培育,小心呵护的玫瑰,每个人都能看出他对霍普的爱。
但伊利亚是自己和霍普脚下的土壤。
他是他的依靠,让他看到踏实与安全,他是那么的享受他的陪伴,以至于习以为常。
但当他失去伊利亚以后,他才发现,他的世界分崩离析。
离开了伊利亚,他该如何生存?

路西法拍拍克劳斯的肩膀,转身离开了。
克劳斯独自站在新奥尔良的街道上,像一位失去了疆土的国王。
(路西法真的这么有恃无恐不就仗着自己血厚不怕掉吗?
“我与bael终将重逢~”
心疼一秒尼小克)
克劳斯留不住bael的,他怎么能留住一位天使呢?
还是一位身负使命的天使。
bael为了自己的职责,不会永远留在新奥尔良的,他需要在世界各地游荡,路西法身为天使,找到他还方便一点,克劳斯的话,只怕是很难跟上bael的脚步的。
黑暗对人界侵蚀严重,天父强行把翅膀还给了bael(参照路西法第三季里割了还长的翅膀)
bael终于还是离开了两个弟弟。
其实这一开始就是篇虐文,结局从伊利亚决定牺牲自己拯救霍普那一瞬间就已经注定了。
伊利亚总是把自己看的太轻了,他没能意识到自己对于克劳斯意味着什么。
他一厢情愿的把自己认为的美好塞给了克劳斯,却把克劳斯唯一的依靠带走了。
bael不是伊利亚。
失去了伊利亚的克劳斯不会幸福。
但是(画风一转)
我是这么丧的人吗?
当然要写小甜饼,麻烦忘掉前面那些东西。

bael最后被路西法和克劳斯二人合力哄好了。
“那个蝼蚁扑倒我哥哥身上抱着他就哭!吓得bael都不敢哭了!!!”
这是某位地狱之王口述的现场经过。
(其实写路西法的话,更多的就会是关于陪伴了
恩,其实到现在,路西法和bael更像是兄弟情
没有cp感)
bael被克劳斯带回了家,美其名曰:方便治疗困扰他们家族多年的心理问题。路西法没有跟着去,他只是叮嘱了哥哥有什么事就给自己打电话,之后就回到了好莱坞去调戏自家警探了。
哈哈哈哈小路虽然骚包,但可是个直男(?
bael是很畏缩的,对于他来说,这是被他的“错误选择”连累,受到千年折磨的一家人。
而始祖一家,看到呆萌软糯的bael时,分分表示受到了冲击。
这谁啊?!
虽然是伊利亚的脸可他怎么连西装都不穿?!!
戴个罗马领就敢自称伊利亚了?!
克劳斯从哪里捡了个二重身回来?!!
(同情家人们
冲击好大)
麦克森们都抓狂了。
bael倒是冷静了一点,给他们认真解释了自己的身份。
麦克森们表示世界观都刷新了啊!
真有天使这种东西啊?!
“你说你是天使,你的翅膀呢?”
kol表示不信,要bael拿出证据。
bael哪拿的出来呀他翅膀早让弟弟路西法给割下来了,bael只好又结结巴巴的解释为什么要割个下翅膀,最后脱掉上衣给大家展示了后背上的伤疤。
(家人们要超级心疼了吧)
麦克森们疯了啊。
一千多年了,他们家伊利亚什么时候留过这么大的疤。
多疼啊。
大姐瞬间就受不了了,小可怜bael委屈巴巴的问大家看完了吗自己想穿上衣服。
大姐瞬间:看什么看啊一群人!听到没有我弟弟想穿上衣服!再看给你们下毒咒!!
冲过去给bael把衣服披上了,还亲了一口。
bael:啊?
不应该是我亲(净化)你们吗?
总之,经过了鸡飞狗跳的认亲过程,bael又回到了麦克森家族。
(这样看更容易和克劳斯he啊
这涉及到我一直考虑的一个问题的两种答案。
和路西法的话,是第一种答案。)
始祖们很快就发现了bael与伊利亚的区别。
虽然拥有完整的记忆,bael与伊利亚的性格却几乎截然不同。
伊利亚冷静,自持,成熟稳重,家人们尊敬他,爱戴他,却也难以亲近他。
bael却完全是个小甜心(带入可爱的小医生),单纯乐观,温温柔柔的傻白甜没心眼。
麦克森们发现自己由受伊利亚照顾,慢慢转变为了照顾伊利亚的角色。
但是却无法抱怨。
没办法,谁能拒绝这样一个小甜心呢?
谁会责怪这样一个小甜心呢?
当他为你柔声念起祈祷文,听你倾诉,在你的额头上落下轻柔一吻的时候,你只会想伏倒在他的脚下。
命都想给他,何况一块小小的奶油蛋糕呢。
克劳斯却越来越暴躁。
这不是伊利亚,这个说话温柔,笑容柔软的天使或许和他的伊利亚拥有相同的面容,但绝对,绝对不是他的哥哥!
他的哥哥什么时候能回来呢?
那个天使还在一脸幸福的吃奶油蛋糕?!
伊利亚就绝对不会沉迷于这种甜品的!
(我觉得克劳斯这个反应正常
bael和以利亚的不同太多了)
bael也有些焦灼。
他知道麦克森家族的所有历史,认识所有人,甚至自己也曾是其中的一员。
但这不是他现在来到这个家族的理由,他这次到来只是为了净化黑暗,驱散笼罩这个家族千年的阴影。
其他人都好说,但……
bael担忧的看向克劳斯。
也许他应该同这个“弟弟”好好谈谈。
(啊啊啊,感觉克劳斯要爆发了,我觉得他宁愿要以利亚徒劳的想拯救他,也不想让bael给他带来安宁)
“你有什么痛苦吗?”
“你最好赶快离开,不要再来烦我。”
酗酒的混血始祖看向眼前的天使,心头血气翻涌,却又因为这张脸而下不去手。
“我没有恶意的,我只是想来帮助你……”
“如果你真的想要帮助我,那就麻烦你滚回你那该死的天堂,然后把伊利亚,我的哥哥,还给我!”
混血始祖冲天使怒吼,眼中泛起金黄。
“我不明白……”bael眨了眨眼睛,“这是无法实现的,我就是伊利亚,伊利亚被困于凡人之躯的我……嘿!小心一点!”
克劳斯捏碎了手中的酒杯,扑向天使。
“没人能这么说我的哥哥,明白吗?”克劳斯攥着bael的领子把他拎了起来,“我的哥哥,高贵的伊利亚,只是他自己。”
“别把他同你混为一谈,你配不上他。”
混血始祖冲出了房间,留下捂住领口一脸惊魂未定的天使。

(尼小克欺负bael了。
路西法要来给哥哥撑腰了。
路西法爱他的哥哥,但并没有克劳斯那样病态的占有欲。
所以感觉写LB的话,总会偏向于柏拉图式的感情呢。。。
LB线之所以能走成,主要取决与克劳斯的选择。
其实路西法是觉着他哥都会回到他身边,所以怎样都无所谓。
克劳斯爱的还是以前的以利亚吧。
是的,其实关于所谓爱情,我一直有两种思考。
是甜还是虐您老给句话吧。
一种,我爱你是因为曾与你共同拥有的回忆,我爱你是因为你是那个我期望中的完美情人。
换上克劳斯的话,就是他爱的是那个永远会站在他的身边,维护他帮助他,给他关心与温暖的哥哥。
他爱的是那个只属于他一个人的伊利亚。那个愿意为他做任何事的伊利亚。
他不能接受他的伊利亚变成了天使,天使关爱世人,自然也关爱他。
但不会只关爱他了。
bael永远也不会是那个只爱克劳斯的伊利亚了。
于是克劳斯绝望了,他几次三番的挣扎过,他竭尽全力寻找能换回他的哥哥的办法,最后却不得不承认,伊利亚,永远的消失了。
为了救回他的女儿,他的哥哥变回了天使。
然后永远的从他的世界里离开了。
他疯狂的破坏,屠戮敌人,开拓边疆。
可他自己的世界,永远的崩塌了。
这么虐的吗?
我的以利亚再也不回来了。)

bael试图净化克劳斯的痛苦,但遭到了拒绝。
“就行行好,”伟大的混血始祖在天使面前痛哭,“让我留着他。”
“我的所有痛苦都来源于他,但是,我所有的幸福,也都来源于他。”
“若我再也无法寻回爱人,请至少让我能记得他。”
于是bael离开了,除了这位绝望的始祖,他已经净化了整个新奥尔良城。
“好吧,如果你坚持。”
天使为难的看向自己曾经的“兄弟”。
“如果有一天,你觉得这痛苦让你再也无法承受,你可以来好莱坞找我,我暂住在我的弟弟路西法的家里。”
“你放心。”混血始祖擦干眼泪,笑了,“从今以后的每一天,我呼吸的每一口空气都会如尖刀一般戳刺我的心,但我甘之如饴。”
“这是我欠他的。”
新奥尔良的国王孤独的伫立在路灯下,目送天使远去。
好的LB线达成(开什么玩笑你这撑死友情向啊!)
资本主义兄弟情。
感天动地。
(好,支线一结束,要看支线二吗?(KE线)
我发现虽说写的是LB,但其实我只是在虐大k而已)

咳咳。。。
看完始祖结局以后,作者决定不放支线二了。。。
这是一个随口讲的故事,但还是发了出来,故事讲的很乱还望大家担待。
因为希望他们的故事可以多一点,再多一点。
希望他们还能有下一个千年。
ke圈的大大们要坚强啊!!
cp角色死了没关系啊!!
在下也萌冬叉,叉骨大大13年就炸了然而我们还是是把小破车开了下去!!
只要还爱他们,就还想为他们讲故事。
ke我还能站100年!!!
顺便小声吐槽下自己,我萌的cp真的是我萌一对死一对啊。。。


在始祖更新前一天开学的我,终于放假回来看完了剧。

我看到了什么?
我看到了一个被诅咒困扰了千年的家族的和解。
我看到了什么?
我看到了回忆,谅解与最终的的释然。
我看到了我爱的一对人终于承认了对彼此的爱。
我看到他们相拥而亡,灰烬交融在一起。
我看到了美好结局。

【始祖家族】ke 痴汉群的聊天记录.02

群聊脑洞第二弹。
大家当我在讲故事就好,还望不要嫌弃。
感觉伊利亚真的很适合光明天使这个设定,讲的时候也很开心。
大量私设注意,人物OOC注意。
请小心被我安利了奇怪的cp。
括号中内容为群里大大们的闲聊吐槽。
出于保护大大们隐(形)私(象)的考虑,文中一律匿名。
欢迎看到本文的大大暗中对号入座2333

吓跑很正常,前面也说了,bael对于始祖时的记忆是模模糊糊的,是倒叙回忆的。换句话说,bael一回忆,就是,这个人捅了我一次,这个人又捅了我一次,这个人捅了我好多次。
再往前倒一倒,bael为什么会转生为伊利亚呢?因为他有个暴力狂姐姐杀戮(战争)天使昔拉把他撕碎了。
于是在bael脑中,尼克劳斯=昔拉=对亲兄弟下死手的坏蛋。
(来,为尼小克点蜡。
为尼小克流下一滴同情的泪水~)
路西法接到电话坐不住了啊,欺负我哥哥就是欺负我!哒哒哒跑来新奥尔良要给哥哥出头。
(尼小克你学学人家
路西法好弟弟。)
于是天使兄弟在新奥尔良的一家酒吧碰头了。(没办法路西法受不了教堂)路西法提议直接弄死那个非人类(尼小克),被bael坚定的拒绝了。bael请路西法帮自己想想有什么办法能融合好他两世的记忆。
于是路西法开始引导着bael一点点回忆身为伊利亚的一千年。(开虐预警)

【分章节符号。。。。。。。。】

常去教堂的孩子们都很喜欢教堂新来的Bael教士,教士温柔又英俊,会给孩子们带好吃的糖果,讲有趣的故事,还会给他们唱优雅的赞美歌。
孩子们常常会趁人少的时候,偷偷溜进教堂来找温柔的Bael教士。
但今天他们来的时候,他们发现,教士在哭。那种,蜷缩起来,小心翼翼的,连抽噎都不敢大声的哭泣。
教士身边立着一个身着西装的黑发男人,面沉如墨。
好的让我们把时间线倒回一周前,路西法来新奥尔良找bael,我们就能明白上文是怎么发生的了。
(不过容易哭这个特点,是BAEL的本性里的?感觉以利亚不是特别容易哭。
对的,这是作者的一点私设。)
其实bael是个特别单纯乐观的天使,傻白甜,没心眼,温温柔柔的,是个软性子。毕竟光明天使。
当年爸爸要把路西法赶出天堂,他觉得这太过分了啊,弟弟没那么坏,就求爸爸不要赶弟弟走。结果弟弟还是被赶走了,被赶到了地狱那么个鬼地方,把bael心痛坏了。
于是他就想把弟弟带出来,想尽办法要带弟弟回家,最后被昔拉撕碎,落了个试图颠覆天堂的名声,封印在人类肉身中一千年的下场。
路西法帮哥哥回忆着身为伊利亚的那一千年,bael于是想起了自己对克劳斯的背叛,想起了自己曾经的暴行。bael吓坏了,他之前从未伤害过生命,他只会听人们向他倾诉痛苦,而他则给予人们希望。
bael经历了一段很不好的日子,就像刚打开红门后的伊利亚。
而当他处于迷茫中的时候,昔拉来到了新奥尔良。
她指责bael在新奥尔良浪费时光,指责他浪费天父的善举,指责他与魔鬼厮混,指责他在浪费自己的能力,辜负了人间,辜负了天堂。
(昔拉不也是堕天使么?
堕天使其实并不是指堕落的天使。)

“你明明可以做的更好!”昔拉翅膀怒张,冲bael大吼,“叛徒,走狗,懦夫!你永远无法做出正确的选择!!温和是毒药!父亲给了你太阳的力量!你却使其黯淡如月光!!”
“你看看你脚下的土地啊!创世之初它是什么模样!一千年前它是什么模样!!而现在,它又是什么模样!!!”
“和你身边的那个魔鬼一起躲进地狱吧!你不来清理这片土地,我就帮你动手!!”
昔拉是个暴脾气,她是最疯狂,最残暴的天使,也是天父用来惩罚恶人,惩罚其他天使的杀手。
昔拉觉得bael在新奥尔良这片土地上花费了太多的时间,还终日与那个最为堕落的弟弟混在一起,简直不可饶恕。
bael被吓坏了,但俗话说的好,兔子急了还咬人呢,bael自己把昔拉刚走了。
“这是我的城市,昔拉,父亲要的不是杀戮,是净化。”
“收起你的武器和愤怒,姐姐,这一切都是父亲的旨意,你无权违背他。”
“如你所言,父亲安排好了一切,如果他真如你所言对我与路西法厮混心怀不满,他就不会让路西法找到我。”
“你该走了,姐姐,还有新的兄弟姐妹等着你的杀戮呢。”
“收起你无用的怒火,你只是来发泄无意义的私人恩怨。”
“我会等父亲来找我。”
bael看出来了,昔拉这次是私自来找他的。于是他搬出了父亲来把昔拉吓走。
(他这样说是很对啦,可是两个有父亲问题的弟弟会更叛逆的。
弟弟叛逆已经没救了,还能怎么办,宠着呗。)
但其实bael看到昔拉是超害怕的,硬抗昔拉完全是为了护着两个弟弟。毕竟他是光明天使,奉天父的旨意复活净化人间的,昔拉没法拿他怎么样。
但是路西法是玩忽职守从地狱跑出来的,昔拉就是一刀把他砍回地狱天父也不会说什么,说不定还会说句good job .而尼小克作为非人类,本身就不在天使守护的范畴,天使禁止伤害人类,但非人类天堂可不管。
所以虽然怕的不行,bael还是硬把昔拉赶走了。
(这个哥哥真棒啊嘤嘤嘤。
感觉BAEL的形像会有些白白嫩嫩软软的,柔化之后的以利亚。)
昔拉走了以后bael才敢跑回教堂哭唧唧,还把弟弟叫来了。
其实昔拉之前的话也戳到了bael的痛处,他本身就处于一种迷茫之中,身为天使的他可以说自己是至善的,为人类带来温暖与守护,是受人爱戴的光明天使。
尽管后来背叛了天堂,他依然相信自己是干净的,纯洁的。
天使嘛,永远正确,永远纯洁,高高在上,不染尘埃。
bael虽然是个脾气温和的老好人,没有其它天使那样高傲的性子,但他在内心,对自己也是这样定义的。
结果突然有一天,他的记忆告诉他有那么一千多年,他变成了怪物,满身血污;一千年前,他做错了选择,鄙劣的,令人不齿的,背叛了自己的兄弟;有那么一千年,他放弃了自己的职责,放任黑暗生长,放任世人堕落。
于是bael有些崩溃了,他一开始还想着自欺欺人,红门打开了,他还想再走过去,把它虚掩住,结果昔拉的一席话直接把门板拆下来了。
bael不得不正视自己的恐惧与迷茫,于是这个一向乐观温和的天使,终于情绪崩溃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其实他自己也在怀疑自己关于路西法的事情上做的选择。
他当年选择保护弟弟,与父亲对立,结果弟弟被打落地狱,自己被打入人世,封印了一千年,使人界失去了一千年的光明,使世人在痛苦中挣扎千年,没人拯救。
后来他面临了第二次选择,相似的场景。
他选择了背弃自己的兄弟。
他当时其实也不明白为什么,只是下意识地希望这次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
但他又错了,他在自己兄弟的心上划出了永恒的伤痕,使家人忍受了千年的痛苦折磨。
他本意是不想再重蹈覆辙。
不料却把自己在意的人伤的更深。
bael觉得昔拉其实说的没错,自己是叛徒,是走狗,是懦夫。
自己永远也无法做出正确的选择。
还有人界也是。
创世初期,人们生活幸福,黑暗是如此的稀少,而且微弱,bael定期到人界游荡,将黑暗扼杀于萌芽之中,人界无比美丽,人类无比幸福。
可他却消失了一千年。
千年间,黑暗疯狂的生长,蔓延,无论自己恢复力量后如何努力,黑暗有增无减。
黑暗不停蔓延。
他辜负了人间。
他辜负了天堂。
他辜负了,尼克劳斯。
于是bael跑回教堂里,绝望的哭了。他觉得自己是个罪人,而更痛苦的是,他完全不知道该如何赎罪。
于是就有了孩子们看到的一幕,那是地狱之王路西法在苦恼如何安慰他沮丧到极点的哥哥。
于是路西法说了上文提到的话。
“你辜负了整个天堂吗?或许是的!你辜负了人类吗?或许是的!但你从未辜负过我,哥哥。你从未辜负过我!!”
“我是爱你的,我亲爱的bael。”
“而且我相信,你这一世的弟弟也不会怪你。”
“我有那么多那么多的兄长,bael,你是最善良的那个。没错,你没能组织父亲将我逐出天堂,你没能即使阻止黑暗吞噬人界,但亲爱的哥哥,这并不是你的错。”
“不要为不属于你的恶行自责。”
路西法从来没有这么认真的劝过别人什么,他通常选择诱惑世人堕落。但这次,他甚至想向他那个残暴的父亲祈祷。
“父亲,哪怕只有一束光也好,我想让它照到bael的心上。”
bael是代表光明与希望的天使啊,可他如此的慷慨,将全部的光明与希望给予世人;他又是如此的吝啬,从不肯留一分在自己的身上。
“随便谁也好,来帮帮bael。”
路西法看向自己无助哭泣的哥哥,苦涩的想。

【始祖家族】ke 痴汉群的聊天记录.01

其实只是在群里聊天讲的洞,有点长,在下会分节慢慢发完。
过两天就忙起来了,怕没时间赶上始祖大结局,提前把脑洞打出来好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写,但一定会写。
括号中内容为群里大大们的闲聊吐槽。
出于保护大大们隐(形)私(象)的考虑,文中一律匿名。
欢迎看到本文的大大暗中对号入座2333

看完了路西法。
又百度了下天使关系图(什么鬼
路西法:被父亲放逐,母亲无所作为,被血亲兄弟背叛。
(看向大K
看看人家路西法多么活沷!)
百度上说,堕天使里有一只,光明天使。他和撒旦联手,试图颠覆天堂和地狱,最后被杀戮天使昔拉斩杀。
结合一下。
路西法被父亲放逐,母亲无所作为,血亲兄弟无动于衷。只有光明天使,他的哥哥,为了救他,试图颠覆世界,却被斩杀。
(以上部分为作者脑补)
光明天使化为了纯粹的意识存在,天父说是让其生活在自己所创造的世界中。
再和初代结合一下。
光明天使游离的意识其实是被天父遣往了人间,在一个维京家族作为三子降生了。
(别拦着我飞扬的脑洞)
麦克森家族变为血族也在天父的计划中,从路西法的故事中我们可以知道,在人间的天使(人身)一旦死去,就会恢复身份和力量。于是伊利亚不老不死,光明天使永远无法回归,路西法就永远没有后援。
一千年过去了,世界一点一点走向黑暗。光明天使虽然是堕天使,但他的能力是驱散痛苦,给予人希望(百度百科),一千年,光明天使不曾现世,人心中的痛苦与绝望无法驱散,最后形成了可怕的黑暗。
(现在以利亚是光明天使的转世,那么始祖家其它人和天使们有任何关系么?
没有关系,这是以后的虐点之一。)
黑暗越来越强大,天堂察觉到了这一切,于是他们找到了目前唯一在人界的路西法,要求他帮忙寻找光明天使。路西法找到伊利亚,就是在克劳斯告知伊利亚,霍普只有几周可活以后。
对于天堂来说,光明天使只是一个大功率邪恶净化器。但对于路西法而言,这是在自己众叛亲离之时,在自己最绝望之时唯一一个,试图帮助他,拯救他的兄弟。路西法疯狂的希望他的哥哥回来,这个哥哥曾是他的世界里唯一的光明。
于是他找到了伊利亚,告诉他,他有办法拯救霍普。
其实祸髅也不过是一种黑暗力量而已,伊利亚若是愿意变回光明天使,净化祸髅分分钟的。
但变回光明天使,意味着,伊利亚的消失。伊利亚代表着光明天使在人世一千年间的记忆,但对于自创世时就存在的天使来说,一千年,不过如此。就像那失去记忆的五年间的伊利亚,就像五十二年诅咒期中的克劳斯,那是他没错,但,不会是现在的他。
伊利亚接受了路西法的条件,他将一切的祸根都归结于自己,疯狂的想要赎罪。
他本身就已经快承受不住了,这也是他解脱的契机。
路西法教授了他净化的方法,教他如何将祸髅引入自己的身体里。他将祸髅从霍普体内导出后,封印到自己体内进行净化,他的肉体就会带着祸髅一起粉碎消失。
毕竟,他想要变回天使的话,就需要解放灵魂,肉身死去。
伊利亚选择了一个夜晚,他独自来到霍普的卧室,没有惊动任何人。等克劳斯察觉到异动赶来时,只看到了他的哥哥在一片光芒中消失,空留一地粉尘。
伊利亚变回了天使的形态,一如天父所期望的,一如现在的世间所需要的——他化为凡人无法触及到的灵体,天使的传统形态。
但是路西法割下了光明天使的翅膀,强行将他又拉入凡间。
(无性别?
有性别的,形态有性别,比如当年撕碎光明天使的杀戮天使就是女性形态。)
“哥哥,你不欠这个世界什么。”路西法附在哥哥的耳边低喃,“我帮他们,只是为了找到你,你不必遵循他们制定下的愚蠢规则。”
天使们计划让光明天使于世间游荡,施展神力净化世界,人们无法看到他,无法触碰他,无法感受他。
就像一个幽灵,就像单人监禁的无期徒刑。
路西法才不会让最疼爱自己也是自己最喜欢的哥哥受这种委屈,于是他割下哥哥的翅膀,给予了哥哥肉身。
(而路西法拉出来的实体化的光明天使,外表还和以利亚一样吗?
一样的,伊利亚本来就和光明天使一张脸,我的设定。
哥哥的翅膀有保存吗?
有的,被路西法保存起来了。)
其实天使进入凡间,换句话说,强大的天使拥有肉身对其能力是无影响的。
比如路西法。
只不过好多天使对人间抱有不屑的态度,所以不屑于在人间以肉身行走。
伊利亚(方便起见叫这个)刚刚恢复天使的记忆,还懵懵懂懂的,就被弟弟坑了。
路西法想趁机把他拐到好莱坞和自己作伴,还好伊利亚充分发挥了作为光明天使的职业道德,认为自己应该去弥补那千年的失职。天使兄弟就此分手,伊利亚独自踏上了净化黑暗的道路,不过他带走了路西法给买的手机,里面保存了路西法的联系方式。

(他有肉身的时候要怎么净化?
亲对方一下。
……………………啊?
突然想犯下弥天大罪,等天使以利亚来净化我。
轻的话轻轻触碰就足够了。
罪孽深重,得亲好几下才能净化。)

简单介绍一下净化流程。
这是光明天使,就叫他bael好了(大家注意哦这就是以叔)
bael能感受到恐惧(黑暗),他会找到受黑暗折磨的人,为他们轻轻的念祈祷文。但其实真正起作用的是他暗中的轻柔触碰。受黑暗折磨严重的人感受到bael的温暖后往往会崩溃痛哭,bael就会送上一个在额头上的吻。
(啊啊啊,光是想象一下就觉得好美好温暖。)
这套流程是不是很耳熟?没错,后来bael干脆去当了牧师。他能感受到一切负面的情绪,而在美国,饱受负面情绪折磨的人往往都会去教堂。
听听告解,净化心灵,bael的效率超级高(涨工资!)
但他发现,无论自己多么有效率的形式,人们依旧会受到黑暗的折磨,有增无减。
他打电话给路西法诉说自己的迷茫,小路于是又坑兄弟了。
“要不你找去个受威胁比较严重的城市?治治病根嘛~”(小路你这是在把你哥哥往火坑里推呀)
在路西法的热心建议下,bael回到了新奥尔良。“先从最混乱的城市入手好了。”,bael是这么想的。
(路西法难道不在意哥哥见到身为始祖时的家人吗?
路西法完全不担心这个。)
这里解释一下,可能会有人问bael没有伊利亚的记忆吗他去新奥尔良,自寻死路。
其实这里bael的记忆是很混乱的。他作为始祖伊利亚时,失去了作为光明天使的全部记忆,后来伊利亚的肉体消逝,他变回天使,自创世之初的记忆才回到了脑海里。
换句话说,身为伊利亚的记忆,被压在了最底下。
再换句话说,对于bael而言,始祖家族已经是好久以前的事了,中间隔了一部星球史呢。
(好奇路西法为啥完全不担心,就算BAEL想不起身为始祖时的记忆,但是如果克劳斯他们找上来,不也很麻烦吗?
呃,路西法为啥要担心?
“他们打不过我哥哥,也杀不了我哥哥,更抓不住我哥哥~”
有啥好担心的。。。
万一克劳斯见到以利亚,唤醒了BAEL关于始祖家族的记忆,千年家人之爱把BAEL带偏,跑去和始祖一家相亲相爱了。
“我和哥哥从创世之初就在一起了呀~只是不小心分开了一千年~”
路西法表示自己没在怕的。
尼小克:气哭。
哈哈哈哈俣俣哈哈哈
心疼老K,不,小K一秒。
对于路西法来说bael的意义:“你辜负了整个天堂吗?或许是的!你辜负了人类吗?或许是的!但你从未辜负过我,哥哥。你从未辜负过我!!”
咳咳好了走剧情。)
bael来到了新奥尔良,自称Bael教士。他发现一些当地人很怕他,但恐惧正是他要净化的情绪的一种,他就顺手净化掉了。(拉小手谈心:“您好像有些害怕,出什么事了吗?ヽ(‘ ∇‘ )ノ”“இдஇ啥啥啥…………(//▽//)没,没事了我很好哦,教士您真是个温柔的人。”)
净(传)化(教)现场。
(哈哈哈俣鸽哈哈哈哈哈笑到飞起。)
于是倒也没出啥岔子,bael本身也不是张扬的性子,他就这么悄咪咪的在新奥尔良定居了。其实也是他脑海中伊利亚的记忆让他下意识的觉得,自己这张脸在这里会引来麻烦。
教堂本就不是吸血鬼喜欢光顾的地方,bael倒是过了一段短暂的平静生活。
直到有一天,bael意识到,新奥尔良城里,最强烈的黑暗力量并不是来自人类身上。
他找到了尼克劳斯。
失去了至亲的哥哥后陷入疯狂的,新奥尔良之王。
Bael:呀。。。这人有点眼熟。
尼克劳斯:???????
呀,bael真是相当的天然呆呢(请自行带入无辜眼以叔),他盯了尼小克一会儿,特别没心没肺的问:“诶,你认识我吗?”
“我看你眼熟。”
“咱们是不是在哪见过?”
(对不起作者就是这么间歇抽风)

【BS搞事NO.20】【蝙超】Bad Romance(NC-17,一发完)

人物OOC注意。
都是作者的锅。
本文可自行带入二代蝙超。
然后就是,不小心把车写成了广播体操,大家请不要嫌弃(自我唾弃)。

梗概:所谓顶级富豪,当然要拥有独一无二的私人订制。

韦恩专属的私人订制娱乐活动

摇骰子抽到的歌,希望能适合蝙超~

哈哈哈哈自制二代蝙超粉丝专用催更表情包。

今天也超爱二代蝙超!

占tag致歉つ﹏⊂

不知不觉也攒了好多本子了呢,今天整理了一下,发现冬叉本已经有了惊人的收藏数量。

冬叉和KE都是现在还依然喜欢的圈子,圈子冷了一点,但气氛真的很好。
认识了很多有趣的人,还勾搭到了喜欢的大大2333

很开心能遇到这些有趣的灵魂,在下三次元也快忙起来了,大概要断更好久。
不知道再回来人们还会不会在。
把本子们的照片发一下,有喜欢的可以默默记小本本啊。

说不定哪天我会愿意出?(可能)

【脑洞】克劳斯养伊利亚

人物OOC注意,角色属于彼此。
这是和大大聊天时开的脑洞,打算写个养成系列。
冷圈没粮自割腿肉,结果写一篇虐一篇把自己捅的难受。
最终痛定思痛决定换个cp写写找找感觉。
先放一下序幕,在下主要想写甜甜的养崽子故事,硬性设定就这样提一下就好了呀提一下~
希望看到完整版的话请评论留言,不然在下可能只是讲个脑洞就偷懒流产了😂
好的谢谢小天使们。

克劳斯本以为自己这次终于彻底失去他的哥哥了。
但是没有,当看到那个软绵绵的幼齿版伊利亚时,克劳斯就相信,如果真的有什么上帝之类的玩意,他也一定是和自己站在一边的。
克劳斯伸手抱起了小小的伊利亚。
他的,注定就是他的。
谁也抢不走。

伊利亚很乖,当年克劳斯觉得没什么,甚至有些羡慕兄长的稳重。
但当自己以成人之姿将小小的伊利亚抱在怀中时,看着红了眼眶缺强忍着不哭,只是倔强瞪视他的孩子,克劳斯心里只有心疼。
他轻轻拍着怀着孩子的后背,软声安慰被吓坏了的伊利亚。
你可以做你想做的,你可以拥有你想拥有的一切。
克劳斯许下了承诺。
然后就是各种宠,小小的伊利亚长的很慢,但克劳斯有漫长的时光可以用来陪伴。
这次,我看着你长大。
只是这么想想,克劳斯就无比满足。

【END...?】

【冬叉】守护光的人

警察AU,人物OOC注意。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过缉毒警察Kiki的故事。
我们很难想象,我们得到的正义与光明,是多少人的牺牲换来的。
我们可能帮不上什么大忙,我们可能很难改变世界。
但至少请心怀感恩。
相信正义,相信未来。
相信这个无数人豁出性命守护的世界。
只会写一些小故事,但希望我糟糕的文笔,至少能让几个人爱这个世界。

他断了几根肋骨?
三根,七根?
从一开始难以忍受的剧痛,到最后变轻变麻木。他现在就像一个飘出体外的灵魂,冷眼看对方在自己身上施加的一切。
哦,上帝啊。他从不知道自己的下颚骨被挫碎后会这样的难看。希望小混蛋不要看到自己死后的样子,那会吓坏他的。
但如果,如果还能有机会,他一定得告诉小混蛋。其实他当时也没多疼。
这样做好像没什么意义,但他真的希望到时候小混蛋能好受一点。
嘿,是我自愿的,好吗。
别恨任何人。就像我期望的,就像曾经说好的,爱这个国家,守护人民。
这挺难的,要是无法保护爱人,保护世人只会意味着无尽的痛苦了。
布洛克有点想哭,他把这归咎于被注射大量毒品后的情绪崩溃。
也有可能是他真的有些难过。
被毒贩识破没什么,抓住折磨也没什么,他已经把情报送出了,这群狗娘养的会付出应有的代价。
他只是觉得有些抱歉。
抱歉,巴恩斯,我这次没法回家了。

多久了?
他已经没有了时间的概念。
看着那群狗娘养的毒贩自己身上卖力气。他决定抽出点意识来想想,曾经度过的美好时光。
至少他不希望死前印在自己脑海里的,是这群狗娘养的肮脏嘴脸。
想点儿什么呢?布洛克迷迷糊糊地咳出一口血沫。
想想他和巴恩斯是怎么认识的?他们是同事,是搭档,也是爱人。
说起来,本来这次任务是巴恩斯要出的。
好吧,我又给了他一个恨自己的理由。
布洛克闭了闭眼。
毒贩开始打他的头,他很讨厌这个,因为这样会打断他思路,他就没有办法好好回忆了。
但是他并不打算对此发表任何看法。他不打算自降身价,对这群畜生说哪怕一个字。
又是一针毒品。
去他的,布洛克苦中作乐地想,这群毒贩子在我身上投的钱也算多的了
我觉得我还可以再坚持一会儿,能耗一针是一针。
他注定死亡,但此刻他对此有些庆幸。这么大的剂量,回去不死也是个残废,他可不希望让他的小混蛋跟一个瘾君子度过后半生。那太可怕了,别这样对他们。
巴恩斯,巴恩斯。。。
布洛克在心底一遍遍地重复这个名字。
就像在祈求神明。

他听到周围的人发出懊恼的谩骂。
这才多久,有三十个小时吗?
这么快就没有耐心了吗?我觉得我还能再撑一会儿。
布洛克在心底对毒贩们恶意地嘲讽着。
他试着睁开眼,血块在眼皮上凝结,这让这件事情变得不是那么容易。
他们手里拿的是什么,螺丝起子吗?
我猜是要在我身上开洞了。
一阵剧痛袭来,他的世界一片宁静。

为什么呢?在陷入黑甜的梦境前,布洛克这么问自己。
一代又一代的人前仆后继,在黑暗中游走,却只为侍奉光明。
后悔吗?
绝不!
他笑了。
为所有我爱的人能生活在正义与光明之中,为日后的孩子不再受到毒品和暴力的侵扰。
这些牺牲不算多,真的不算多。
这世界如此美好,而我愿意为她献上我的生命。
尽管会辜负我的爱人。